淮安论坛|淮安视听网|淮安第一互动论坛社区

查看: 7928|回复: 0

长篇小说《远 嫁 他 乡》第一章 婚后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升级   0%

发表于 2016-8-5 09: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安视听网邀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淮安视听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淮安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湖畔芳草 于 2016-8-7 07:04 编辑

远 嫁 他 乡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作者:湖畔芳草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155450
故事梗概:小说中的六妹,原是乡野里最芳华的村姑。一场婚姻改变了六妹的命运。因为爱慕虚荣,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懦弱、丑陋的男人。她想过离婚,然而她没有选择的权利。世俗决定论,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束缚着六妹的思想。她竭力挣扎,在低矮的天空里喘息、抗争、生息繁衍。生意场上,她运筹帷幄、叱咤风云。虽然之后生意走向了下坡路,但作为70后的六妹毕竟在自己人生的字典里书写了属于女人可贵一笔。六妹的爱情是不幸的,初恋的情人成了她一生的痛疼,与近邻医生的缠绵是对空虚生活的填充。丈夫的背叛和猥琐,一度让她对生活极度失望。儿子成长道路上所遇到的种种曲折,更是让六妹苦不堪言。即便她内心疼痛难忍,可是她还是选择了面对。人如何活着才是最好的活着?六妹为什么没有离婚?看故事的人屡次这样问。向传统婚姻挑战的精神一定是可贵的,可是许多现实婚姻证明,现实没有人们想像得那么乐观。也许仅仅为了孩子和家人不再伤心,六妹放弃了选择。不懂得追求自由的婚姻,是不是新式女性婚姻的倒退?



一、婚  后

天气说凉就凉了,院子里的梧桐开始落叶了。早晨,六妹起床后,在院子里散步。看着一片片飘飞的梧桐落叶,伤感的情绪又一次侵袭了她。去年这个时候,我还是自由的丫头呢,转眼间就为人妻,不久就要为人母了。“女人是雪花命,飘到哪里落到哪里。”六妹现在是真正体悟这句俗语的含义了。  
“六妹,吃饭。”公公站在门前喊道。
“好的!”六妹应答着。可是脚却没有挪步。满地躺着的一枚枚金黄的梧桐叶片,像一具具死尸。曾经的欢笑、痛苦都不复存在了。
回到屋里的时候,公公早已把早饭盛好搁置在桌子上。公公一碗稀饭喝得只剩下半碗。
“吴文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公公说,“刚才电话来过了。”
“哦!”六妹答道。
吴文在离家三十多里市区的一个电表厂上班。六妹刚嫁过来的前四个月,吴文是天天中午回家吃饭的。这两个月中午,吴文是有回没回的,但晚上是必定会回来的。毕竟是新婚燕尔。
六妹嫁到这个远离家乡的小镇,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太阳升高了,情人一般温暖的阳光斜照在临窗的写字台上。六妹梳理好长长的马尾巴,坐在房间里看刚买回来的唱碟。有首叫《爱情故事》的歌,六妹反复聆听,听着听着,久远的那些往事又一次次赛马一样奔腾在脑际。
六妹在嫁到这个边远小城镇之前,是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恋爱的。
六妹在家排行老六,也是老小,所以家人就称她六妹,叫久了习惯了,熟悉的人都这么叫她。包括读书时同学们都很少叫她的大名“彩霞”,都亲热的叫她“六妹”、“六妹”。
六妹是因为赌气或者说略带被欺骗的方式才下嫁到这个离家很远的小城镇的。
结婚前,她谈好了一个对象,可是那个男子已与同村的另一个女孩子订婚,那时候乡下人还是比较保守的,解除婚约还是要翻一番周折的。男子订的女子是邻家女孩。知根知底的,男子的父母是相当满意的,因为那女孩子是村里出了名的能干、勤快、作风正派的女子。儿子当初也是很看中邻家女孩子的。虽非青梅竹马,自小但常常在一起玩耍,还是相互喜欢,羡慕的。在没有遇到六妹之前,男子洪俊是百分之百满意父母为自己订下的婚约的,可是当遇到六妹之后,所有的一切美好情愫,以及与邻家女孩子的爱恋都成了昨日黄花。爱情原来是像花儿一样易开易谢的。
那个冬天特别的冷,雪落到地上都被冻成冰坨。六妹在小卖铺里和村里的姊妹们打牌玩。洪俊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六妹的生命里来的。他是外村人,闲来无事到处转悠。那几年,出门打工的人还寥寥无几。青壮年春夏秋忙些农活,到冬天整个村庄都被冻住了,青年人闲来无事最爱的事就是到附近的各个村子瞎转悠。洪俊会吸烟,他和小弟兄到小卖铺来买烟。
六妹放下手中的牌,眼前的这位帅哥一下子就抢了六妹的眼球。寒来暑往,六妹在小卖铺也呆了好几年,人来人往,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洪俊,高高的个子,英俊的脸庞,一双眼睛看着你,吸引着你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看,越看越让人喜欢的那种帅哥。
六妹梳着两条齐腰的麻花辫子,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辫子粗又长。”六妹是丹凤眼,这有别于歌曲里的“小芳”,但正是这一双媚眼,送过来的秋波,会让人惊魂半晌。
眼是心灵的窗户,其实眼也是验证爱情的密码。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眼神的对白。就在那四目对视的瞬间六妹和洪俊完成了情感里的这种交融。洪俊买好烟,没有迅速离去,小卖铺里燃着火炉,温暖正在和屋外的严寒对抗。六妹嘻嘻哈哈又坐下和姊妹们打起扑克来。洪俊他们几个小伙子就站在女孩们的背后相牌。说是相牌,一半是相牌,另一半是偷眼看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罢了。
雪融的时候,春天来了。多情的太阳眯缝着眼睛瞅着含笑的大地。农人开始了春的播种。姑娘、小伙子们也像闹哄哄的小虫子一样发出爱的信号弹。洪俊有事没事都会骑着单车来路边的小卖铺,彩霞最盼望的也是看到这个英俊小伙子的到来。那时候好几个村子只有这个村子有个小卖铺,所以来往客人非常之多。六妹和洪俊单独相处的时候比较少。只有在清晨、黄昏,来买东西的人很寥寂。洪俊总是起得很早来小卖铺,单独和六妹相处、交流。然后人多的时候离去。黄昏的时候再来。他们在一起谈未来的生活,谈各自曾经的那些同学,谈未来想过什么的生活……
逐渐熟悉之后,有一天酒后洪俊告诉六妹自己已经订婚了。六妹听后很是伤心,生气骂了洪俊几句。可是自己的确是喜欢洪俊的,就问洪俊,能否和那女孩子解除婚约。洪俊说:“会的,会的,一定会的。我非你不娶。”一向在感情上比较霸道的六妹,这次却变得格外小心,爱上一个人哪怕特别强势的人也会变得温软。六妹第一次为她和洪俊的爱情流下了泪水。那天洪俊临走前,六妹一再强调:再来见我时,希望你已经解除了婚约。我非你不嫁。
六妹在看唱碟的时候,公公屋里的电话铃想起来了。婆婆在六妹没来之前早已过世了。平常吴文上班,家里电话就装在了公公的房间里。六妹嫁过来之后,公公说接个分机过来,说是说了,可是很久也没有付诸实施。所以每次有六妹的电话首先都由公公接话。然后再喊六妹,某某来的电话,六妹再过去接的时候总好像喝着隔夜的茶水有极不舒服的感觉。六妹在心里念叨着,早该接个分机到自己房间里来了。
公公传达说是六妹同学的电话,六妹准备过去接。公公说人家已经挂了。公公又说了一声:是个男同学,好像是上次打过电话的南通的那个同学。
六妹心里有了些怨意。同学自己打电话过来怎么会自己挂了电话呢?可能是公公听是男的声音自己先挂的吧!
到了做饭的时刻,六妹收拾起纷乱的情绪,到附近的街道上买了些菜就回家做饭。六妹想:情绪可以天马行空,不到万不得已,每天的一日三餐必不可少。这是活下去的首要保证。
一个雨天,吴文没有上班。陪六妹到镇上最好的一家照相馆照相。
这个照相馆广告牌上是赫赫醒目的几个大字——王小艺照相馆。给六妹照相的是位中年妇女,她从年轻时就开始为这个镇上的人照相,斗转星移已到今日黄花年龄。女人在给六妹照相的时候,对六妹的水蛇腰赞不绝口。直夸赞六妹是“魔鬼身材”,其实六妹这个时候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只是不留心就看不出来罢了。吴文因为店老板夸自己的媳妇漂亮,有说不出的自豪。王小艺说让三天后来拿照片。六妹和吴文就乘车回家了。
六妹有爱照相的习惯,她喜欢看照片里稍微修饰、朦胧美的自我。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她就拍过很多照片,嫁到北方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带过来,但是却把自己的那本影集带来了。那影集里除了花花绿绿的自己,就是同村的女孩子和自己曾经最要好的那些男女同学了。六妹发现自己原来是挺念旧的。以前没怎么发觉,那时候在小卖铺里,追求自己的男孩子无数,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谈了多次恋爱未果,嫁到远方这个边远小镇之后,常常喜欢追忆往事了。每追忆一次,就痛感一次。那些如烟如梦的日子永远不会再来了。
照片洗出来的那天,六妹是自己来拿的。时令已入初冬。下了车,走了一小段水泥路。六妹来到照相馆。王小艺是个直爽人,她问六妹:“大妹子,你是南方人吧,怎么嫁到我们这边来的?”
六妹最怕的就是人家问起这事,因为吴文整整比六妹大十一岁。他们站到一起,人家一眼就看出吴文比自己大多了。六妹抬头说:“是亲戚做的媒。”
“男方家一定是殷实的家庭吧!”王小艺追问道。
“家境还不错。要不然我也不会大老远的嫁到这边来。王大姐,你说是不?”六妹是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的人,绝不会向别人诉苦的。
回来的路上,凝望着车窗外荒凉的冬景,六妹还是忍不住热泪奔涌。父亲早逝,母亲一人将她们六姊妹抚养成人,真的不易。中秋回娘家时,在家招女婿的大姐也病倒了。六妹虽然对大姐不无痛恨,但是看着病倒的姐姐,泪水还是流成了长长的线。若不是当初姐姐一再逼着自己嫁给吴文,自己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姐姐眼光浅,见人家有点家产就拼了命让妹妹嫁给人家。姐姐命薄。作为老大在家招女婿,女婿不仅有固定的工作,还有标致的人品,可惜阎王爷早早就收回了他。在工作的单位单身宿舍,晚上洗澡,把火炉放进浴帐,洗澡中毒死了。他在世的时候经常对人讲,洗澡的时候挂浴帐,千万不能把火炉放进浴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让别人引起为戒的事,他自己却去做了。他死后很多人极不理解。很多人为他叹息。还有一些人建议报警,怀疑是他杀。可是单位上来人,都说姐夫是整个单位没有的好人,和谁都处得好,谁会陷害他呢。天意,就该他死。单位领导说如果报案查,不但查不出什么,而且对单位影响不好。抚恤金、赔偿费会受到影响。大姐是明眼人,说算了吧。死了死了,算了算了。她要求单位能照顾她孤儿寡母的给她找个工作。单位领导因为他们家不再追究,再因为姐姐的一再催逼,也就在单位帮姐姐安排了个闲职。让姐姐吃上了国家饭。然而不幸的是姐夫死后不到两年,姐姐就得了喷门癌。
从镇上拿照片回家后六妹擦去了腮边的泪水,一样的做饭、清扫院子,整理房间。闲下来就翻翻杂志,看看电视剧。几日后,到附近的街道上,六妹把自己新照的几张照片寄往南通。并随信写了自己新婚后的感受。这个同学追求自己几年。但六妹一直没答应。六妹感觉他和自己性格不符。他一点也不浪漫,就知道埋头读书。也不会说什么漂亮的话来哄女孩子开心。节日寄来的卡片上的一句话:   “远方一只小狗正在遥相思。”
六妹每一次想起这句话总会忍不住轻笑。男同学属狗。这句表达对她的想念。求爱都这么傻。六妹更喜欢率性的男孩子。
六妹初中毕业就开始在小卖铺里卖东西。这个男孩子上了高中又正在读大学。六妹结婚的时候他也读大三了。婚后,第一个找到六妹家号码的就是这个男同学。也是六妹婚后第一个和她联系上的人。在那些无聊和苦闷的日子里,这个男同学偶尔的电话,让六妹还是感觉与外界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只是有时候她能接到那个电话,有时候接不到那个电话。虽然分机已接到自己的房间,可是公公每每听到电话,总是箭步跑过去先接听。晚上,吴文回家,接听更是不方便了。男同学都是白天打电话过来。当六妹在接听的时候,公公总借故站在不远处。六妹在电话里和男同学说着当年的那些同学,并说着自己的近况,并询问男同学书读得怎么样之类。实心话也说得支支吾吾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SiteMap|Archiver|无线淮安|举报中心| ( 苏ICP备08021212 )  |网站地图   

淮安视听网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