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论坛|淮安视听网|淮安第一互动论坛社区

查看: 250414|回复: 22

[城事拍客] LZ1517:胡话连篇——《格咚代》导演札记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2-13 13: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泼墨写春秋已阅

淮安视听网邀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淮安视听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淮安论坛

x
                        《格咚代》导演札记

psb.jpg




    《格咚代》的母题是回家。
    维也纳金色大厅,绚丽的舞台,离这片土地都很遥远。只有这锣鼓声,只有格咚代,象血液一样流淌,象脚下的土地一样,须臾不可分离。时代更替,生活变化,人们对自己家园的情感却永远不会变。
    张忠祥老人的舞台,只属于广袤的田野。他和格咚代一起呼吸,对格咚代只有最纯粹的热爱。戴之尧的一生,扎根在里下河平原上,每一个毛孔都渗透了乡土气息,他是那么单纯。田野里劳作的人,他们奔放的歌声,毫无掩饰的嬉笑怒骂,不事雕琢,却有着天然的美感。
    多年以后,金湖这个第二故乡以及当年这片土地上飘扬的秧歌,或许在偶然的回忆中,还能点亮远去的人们心中那段“轻风推秧起绿浪”的美好时光。演员顾芗、作曲家崔新,他们是离开了这块土地的人。
    这一切,用一个九零后金湖女孩春晓的视角来看,会是什么样子?
    因此,我们有了《格咚代》最初的创意。
    这是一部电视文艺专题片,我没有义务为金湖秧歌树碑立传,只想关注真实的人,真实的情感,所有元素都不需要虚构。因此,也可以说这是一部纪录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3:33 编辑

    一、猖獗地付出
    第一次实践电视文艺类的片子,有一段时间,曾经整夜整夜地呆坐。去年,《家在运河边》的后期制作就养成了这个毛病。
    窗外的天色依稀可以分辨夜晚和白天的临界点,这是一个奇妙的时刻,仿佛你微小的一个动作,哪怕心灵的一点点波动,整个人就可能穿过时空。
    赛芙蓉有一次发给我一张照片,里面有个人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据说就生活在很近的地方。我整天想 入 非非,有时觉得思想突然飘离我的肉身,在不远处做它自己的事情,和我没了关系。圣人说:精满则溢,神满而泄。大概是我的肉身承载不了我的思想,泄出的一部分凝结成一个实体。他大约是我的一个分身而已,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人一旦到了这个状态,官方的说法叫走火入魔,但是我给它定义为灵魂出窍。没有这种感受,你就白活了,这是三千大千世界给予人类最慷慨的馈赠,有人为它起过一个著名的名字——顿悟。
    十年前,我对弟弟说,每过一段时间,要给自己升个级。不是世俗里的升迁,而是电脑游戏里的升级。升级就是升级,血量、力量、魔法值、灵魂力、战斗力等等等等,有一个显著的提高。譬如以前熬夜从来没有超过12点,或者一天三顿饭从来没有少过,那么你坚持一下,24小时内不要睡觉,不要吃饭,如果没有死亡,那你就算升了一级。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几乎没有人做到。
    
我弟深以为然,他现在的级别比我高。
    回想起来,这种思想是如此的猖獗,令人如痴如醉。
    写文章就是好,可以信马由缰。电视片的撰稿简直就是噩梦!
    然而,对于全新类型、题材、样态的电视片拍摄、撰稿、剪辑,即便是噩梦,如果你挺过来,难道不是一种升级吗!
    一个游戏角色,最初升级都很容易,随着级别提高,想要继续升级,需要的资源将不断翻番,所以付出将会越来越惨烈。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战斗力。这是一种理想,与现实无关。尽管它虚无缥缈,但是当理想照进现实,你会发现,理想在现实面前碰壁只是偶然,理想越过现实的残檐断壁,是历史的必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3:17 编辑

    二、新颖的表述
     天上下雨烂坯坯
    姐叫情哥哥不要来
    姐家没得砖天井
    踩出个脚印有人猜
    小情才
    无影子说出有影子来
    金湖人唱起金湖秧歌,每一声都委婉缠绵,每一句都泼辣大胆。怪不得诗人赵恺说:“水田开阔,心田也就开阔,开阔召唤歌声。多水,歌声就温存妩媚。”
     天上下雨烂坯坯,
    叫我不来偏要来。
    我把鞋子倒着走,
    只见出去不见来,
    小情才
    叫他神人也难猜。
    这是金湖秧歌里最著名的一首五句半,歌词轻松幽默。快意的爱情,快乐地调情,一点也不晦涩,一点也不凝重。
人类社会逐水而居,发轫于空旷的原野,这种本真的文化随着文明的推进,渐渐被稀释了。(文化和文明的不同,钱穆先生70年前就做过精辟的论述。)所谓的文明使我们的生活空间越来越狭小,心灵越来越狭隘,你去仔细观察,现代人发笑都那么矜持。
    这首歌的唱法美妙婉转。著名作曲家崔新老师说:“最大的魅力在于她是一个双重的调式。so fa la so fa so ra fa so ra,la so lado ra so so fa ra do la so ,既是ra ,又要落到so。所以你听上去她就非常的委婉,非常的缠绵,但是又特别有我们里下河水乡的味道,这个和我们生活的气息是相溶的。因为这么多年,一方水土肯定就有一方音乐,这纯粹是劳动人民的智慧。”
    里下河的土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两个元素就足以解读格咚代的密码,扯别的有意思吗?
    有一部以中国美食为题材的著名纪录片,并没有从上古的历史、生理卫生等方面去探究人类为何如此地依赖食物。即使是通讯和交通非常发达的当代,中国人依然时刻表现出对家人、对家乡的思念,美食只是一个载体。这个片子的母题很简单,就是我们中国人永远割舍不去的乡愁。
    飞出去的金湖秧歌,只不过是格咚代这句每首歌都必唱的十几个音符,金湖秧歌的家只能在里下河平原上,在原野上那些质朴的人心中。
    我觉得从天而降,俯视这块土地根本就是自作多情,我只要走进去,近距离地平视那些热爱家乡的人,那就足够了。
    近距离地感受,远距离地审视,你会发现,人类本真的文化并没有消失,也永远不会消失。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长期流行着一种文体,俗称“上帝视角”。作者好像万能的上帝一般无所不知。无可置疑,这是虚构文体发展的里程碑,被引入纪实创作之后,曾经让观众眼前一亮。但是它的危险性在于,作者有时飞得太高脱离了大众,或者以个人情感取代理性的观察。真因为作者隐藏了自己大说空话,反倒让人觉得作者自命清高,无病呻吟。后来,观众终于明白,那根本不是作者想说的,因为只有所谓的“权威发布”才敢替别人做出判断。而权威在历史的长河中,只能说:呵呵……。
    当人们识破了谎言,于是找到了电影发明之初的默片。导演可以选择给观众看什么,却永远不能替观众判断,因为还有这么一句话:一万个人心中就有一万个花木雷特。
    今年偷偷写了一个片子,名叫《清江浦》。后来得到一个比较官方并且充满学术意味的巨大数字,说清江督造船厂沿运河绵延十几里,另外清江浦的运河边还有一百多座码头。这个数字连最基本的常识都熟视无睹,然而又是那么斩钉截铁,居高临下,你说我用还是不用!
    不厌其烦地对别人讲自己家里每一件物品,仿佛那些东西从鸿蒙初开就随着一声巨响,降落在鸿蒙初开就诞生的他的家里。他象上帝一样知道那段所谓的历史,并且希望所有人都知道。连骗人都不会。这,也太没有创意了!这种行为在古玩界有个名字——做旧;说事儿的人也有一个名字——托儿。
    这些比较模棱两可的问题,是我和小胡子薛探讨的成果,觉得受益很大。有朝一日,等我翻身农奴把歌唱,一定要写一篇论文,炫耀一下。小胡子薛仿佛艺术家一样把自己包装起来,其实在他单纯的心灵里,盛载着鸿蒙初开一样的真理。他象原野上唱秧歌的妇女一样,令人销魂。(以下开始调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3:18 编辑

    三、小胡子薛
    在微机前点着一支烟,腾讯新闻弹出桌面,传来几声咳嗽。我儿子说:你看你把电脑都熏得屙吼屙吼咳嗽呢!
    小胡子薛和我一样,是烟鬼加酒鬼(前者不能跟波导比,后者不能跟少儿部比)。同时他是使用微机的专家,从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起,就看见他做在微机前,一直坐到现在。
    他是我身边唯一一个喝过酒之后喜欢《赤果果》(郑钧的歌)的科技工作者。但是,有人也会说,他是隐藏在科技工作者队伍中的艺术家,有人也会疑问,这个艺术家为什么对微机情有独钟?
    而我喝醉了会选择一个人破口大骂,虽然跟人家无冤无仇。等我第二天清醒以后,沧海总是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些令人不安的消息。
    所以我好长时间没有喝酒了。
    很早以前,还是小胡子薛留着长发的时代。有一次在行进的皮卡车厢上,说到了奥运会。只有小胡子薛和我,对中国队、美国队各自的队伍特征,人员属性,仪表风格表现出同样的兴趣。我想:我们应该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以后有的一谈。
    这个以后,以后了好多年,不说也罢。
    单说谈上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他唱《赤果果》了,而是一起烟鬼加酒鬼。其实烟和酒都是为了更好地谈,就像谈对象的一定会去喝咖啡一样,让人误以为凡是去喝咖啡的,都是谈对象。同理,凡是经常扎堆抽烟喝酒的就是烟鬼加酒鬼。怎么说都可以罢。
    此时,就是我窃取秘籍的最佳时机。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关于秘籍,我确实从波导那里取来过很多,那是放在带库里,因为时间长会潮湿,所以被我翻制成文件(数字化,有人成为胶转磁,不科学),因此不是窃,而是取。后来,凡是到纪录片工坊实习的,我交给他们的第一关,是看这些片子写一篇影评。
    却说从小胡子薛那里,只能乘他微醺之后进行窃取了。酒后吐真言,任何人架不住这一招。他担任《荷花红遍》执行导演的时候,也是我台全新拍摄理念开始尝试的时候。因为小胡子薛的多重身份,探索总是从他守在微机前开始,再到达芬奇(某个工作系统)关闭后结束。那个时候他估计比较累,所以更需要尼古丁和乙醇,所以真是一个窃取秘籍的美好时光。
    然而,窃取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等到我也具有了几乎超过小胡子薛所有的微机之后,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帝视角”破产了(见二)。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这是一个迷惘的时代。
    那一天,小胡子薛只是淡然地说:你只要对自己有个交待就行了……我顿时泪奔。
    小胡子薛孤独地坐在转把子三楼角落里那台破旧的微机前,光线只能从他身后潜入破旧空旷的办公室,冬天的室内更加晦暗。
    春晓看到之后,心有所感,跟一个作家转述了那个星期天在台里看到的一切。那个作家对我说:没想到一个市级电视台,办公条件居然如此不堪,完全是一些理想主义者,因为爱好,因为良心,坚守着一块巴掌大的自留地。
    想起来,江淮老师是那么神奇,几年前他就看到了今天,写了一篇《哭泣的小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3:27 编辑

    四、春晓
    春晓这个傻丫头,是我见过最疯狂的女孩子。所以,疯子和疯子,我们合作顺理成章。
    就在我独坐到天明的时候,QQ一闪,春晓发来了解说录音,原来,这篇不长的文稿她录了整整一个通宵。对自己吹毛求疵到这种程度,连我都自愧不如。其实,春晓这样玩命地逼迫自己,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有时候觉得自己好残忍。
    九零后的青年,更何况是美丽单纯的女青年,加入到如此令人无语的电视片拍摄业务中,实在是一种不幸。
    这个片子的拍摄完全是我一时兴起。从策划到开工,联络到执行,缺人缺物。一个光杆司令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利用业余时间,甚至要自掏腰包,为了一个崇高的革命目标走到金湖来了。
    从前期的勘探,到第一场抢拍,春晓都在现场。等我回头看到她在现场的影像,立刻放弃了上帝视角。她是格咚代最不可缺少的人物。因为,面对一个古老的东西,再用老人的眼光,老态龙钟地去观察,那简直是要死的节奏。格咚代的美,在谁的耳畔响起?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更是一个历史观的问题。
    本乡本土的春晓又是学编导出身,于是,她上了贼船。
    因为身在金湖,找资料,联络相关人等的杂活,大部分交给了春晓。好几场拍摄,都是我和春晓,还有在校大学生王豹子三个人,汗流浃背,围追堵截,焦头烂额,无怨无悔。“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我们这些卑微的生命,在这场崇高的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我们碰撞出来的思想火花,让稻田早早就披上了金黄色的盛装,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
    我们三人组应该召开一次杀青会议了。可惜王豹子回老家找工作,周末就差他一个,春晓要再次录音,不能喝酒,一顿饭吃得无比寡淡。黄昏的时候,我急着回家带儿子周洗,把春晓一个人撂在车站等车。那天,总感觉她会被坏人骗到盐城或者别的地方去。果不其然,直到很晚她才到家,看来下次必须亲自押送才行。
    几天之后,突然发现文稿还得修改,前几次录音几乎全部作废了。我向她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录音了!
    早上,春晓的声音有些疲惫,这大概是她第五个不眠之夜了。直到中午,春晓还在为自己的声音耿耿于怀,一遍又一遍地折磨自己。我说,你这样只能状态越来越差!那天,春晓大概真的哭了。
    “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导演也是干部啊)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可是,我做到了吗?   
    春晓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是一个有革命理想的人,是一个跑过马拉松的人,但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在她的青春年华里,一定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或许是伤痕。这是我欠她的。
_MG_824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4:52 编辑

    五、一只手表
    在前后几次拍摄中,卢士超只参与了一次摄影,接下来无论我如何威逼利诱,他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每次都放鸽子。
    原因是我发明了一只手表。
    这只表看上去再寻常不过了,因为对机械不是很有研究,计时经常出现误差,如果早上起来忘了校准时间,肯定会错过新闻联播。
    但是它的功能绝不是计时,而是储存装备。机身左侧的金属外壳有一个小小的突起,里面却是一个办公室大小的空间。因为设计理念问题,象广电大楼里的房间一样,不太规则。但是这丝毫不影响随身携带所有需要的采访设备。以前那种一手摄像机一手三脚架,腰别采访本口衔话筒线式蠢笨的劳动方式,被我彻底改变了。其实很简单,只是采用了芥子纳须弥、骆驼穿针眼的古老技术,一点也不新鲜。
    新鲜的是,表盘上的日历窗口可以语音输入。只要对着它说出一个地址,日历窗马上就会被激活,立即计算出经纬度和海拔,并且语音提示表主,要不要瞬间移动。当然,只要得到确认,就可以在瞬间到达目的地。想想看,有了这只表,外出采访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不过,我的表在申请专利的时候遇到了困难,因为最表面化的计时功能误差太大了。后来我才明白,最大的问题是,它对我国汽车产业、收费公路产业、交通违章产业、物流快递等等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所以我只能自己用了。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只表给我的采访带来巨大的麻烦。
    为了抢拍手工插秧,我和卢士超、甘成明凌晨行动,将所有装备放进手表。因为手表只能让表主一个人瞬间移动,他们只好委屈一下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用内部空间载人,一直担心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赶路非常顺利,不到三秒钟,我们就从电视台大院抵达金湖县郊外的稻田。看看天色尚早,我不慌不忙,一件一件取出摄像机、三脚架、话筒线、采访本、然后还有两个同伙。从手表里面出来,小卢和阿甘睡眼惺忪,哈欠连天,憔悴得根本不像小杆子。连掐带拧,折腾到太阳出来,两人才清醒过来,迷茫地看着天边,看着秧田,又看了看我。
    原来,进入手表的那一刻,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今天是周六,小卢本来要去参加一场摄影群组织的嫩模拍摄,完了再去白马湖钓鱼。当他拿起5D3准备出门,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手机没有信号,微机也不能上网。小卢只好呆在办公室,没完没了地制作大同小异的特供片。直到一年之后,他睡眠时听到自己的鼾声在广电大楼里回荡,越荡越猛,整个大楼都在抖动,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象水波一样荡漾开去,碎裂成满地的绿禾。卢士超醒过来后对我说:乘坐你的手表,让我多做了一年的特供片!阿甘就更惨了,据说一年都无法和女朋友见面。我说:才三秒钟,你们就多拿了一年工资,讨了便宜还卖乖。
    这是一个二手时代,每个人都在重复地做好多事情,复制别人,复制自己,就像手表中的一年,无穷尽地重复,无法穿透无穷尽的迷茫。后来,小卢和阿甘再也不愿意多拿一年工资。接下来的拍摄,只好回到20年前,用开车这种毫无创意又浪费时间的土办法。不过,老一套确实保险一些。小卢再也没有出席拍摄活动,大概连坐车这种老一套的重复,他也不能忍受了罢。
    后来把手表拿给龚SIR去修理,记者节这天,龚SIR打电话说手表修好了。拿回来一看,计时倒是非常精确,但是储物空间只能装一些电子文档,日历窗口也只有一个点赞的图标了。
    那只具有无限可能的手表,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不为人知,就这样失去了。
IMG_1217.jpg
[发帖际遇]: 辣子 乐于助人,奖励 1 块 视听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3 13:28 编辑

    六、“格咚代”
    “格咚代”是金湖秧歌的锣鼓衬词,又像水鸟的叫声。
    金湖秧歌里的每一首歌,必然要唱格咚代,所以只要说起格咚代,肯定就是在说金湖秧歌。“格咚代”早已成为金湖秧歌的代名词。
    据说,明朝初期的“洪武赶散”,使一部分苏州人被流放到里下河地区。江南移民带来的“稻作文化”与金湖本土歌谣相结合,从此,大地飞歌。
    除了里下河人民的口头创作,一些外地山歌、经卷忏词、文人创作、勾栏小区也被吸收进来,经过数百年的交融与沉淀,金湖秧歌在清末到民国初期逐步成熟定型,在人民公社化时期最为鼎盛。
    主家雇请锣鼓师傅专门为秧工演唱助兴,这在全国绝无仅有。
    锣鼓秧歌以长篇叙事秧歌为主。最长的叙事秧歌他可以唱到1200多句,即使292句的《打芦叶》,也包含了“说头”、“四句头”、“串十字”、“抢八句”、“慢四句”、“五句半”、“斩龙头”、“收歌”等几乎所有的金湖秧歌曲调。金湖秧歌传承人张忠祥曾经在稻田里连续演唱了73天。他能敲出“单格咚”、“双格咚”、“凤凰三点头”、“长流水”、“鲤鱼穿浪”等七十二套花香鼓。锣鼓师傅的作用一个是娱乐秧工,一个是监督工效。锣鼓秧歌被称为金湖秧歌里的专业唱法。
    一些小户人家因为请不起锣鼓师傅,就由一人主唱,一人用嘴代替锣鼓,唱出格咚代的锣鼓衬词。这种秧田里自娱自乐的唱法被称为“打鼓唱唱”。由金湖秧歌改编的所有舞台演出节目,基本都是来源于“打鼓唱唱”。
    上世纪八十年代,金湖民间文艺研究专家戴之尧把他多年搜集的金湖秧歌,编入金湖县三套集成,他因此受到了文化部的嘉奖。后来,戴之尧走遍了里下河地区的每一个村庄,挖掘整理了1000多首秧歌的歌词,出版了《金湖秧歌集粹》、《金湖秧歌大观》等好几部著作。2014年,金湖秧歌作为传统音乐入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IMG_0675.jpg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25.45%

发表于 2015-12-13 13: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古语说:“酒香也怕巷子深”,可见宣传推广机制是何等的重要,何等的必要!平心而论,金湖秧歌不只属于金湖人民一地之歌,尤其是南方有水稻耕作的地方,都会有各种各样当地的特色文化,犹如陕北的“信天游”、“兰花花”,带有浓郁色彩,强烈浓厚的地域民族风情,随处可见。金湖秧歌,是广大地下河地区劳动人民长期集体创作的智慧结晶。之所以叫金湖秧歌,是因为在金湖的这片热土上,有戴之尧先生数十年如一日的走访采风整理,有金湖县委领导们及金湖文化宣传部门的高度重视和鼎力支持,才有了金湖秧歌今天的辉煌成果和文化格局。
又犹如“盱眙十三香龙虾”上升到美食文化品牌后,好端慕煞了周边的洪泽县和金湖县的人民。洪泽人就奇了怪了,龙虾生长在我们境内的洪泽湖里,成群结队,乌泱泱一大片。我们在不经意间,这个“龙虾美食节”凭啥就被你盱眙县给夺走啊!?我们比窦娥还冤屈,可是谁给我们机会,让我们重新意识到创建品牌文化意识的战略方策啊!?我们除了拿头撞墙,拒绝吃你那“十三香龙虾”,我们非清水煮龙虾吃,看你们盱眙人能咋地!?爱咋地咋滴!
我们金湖人也不服啊,在淮安地区,不管是论经济实力还是论生活水准,金湖三面环水,湖泊纵横,白马湖的鱼虾河蟹,金湖号称“苏北的小香港”我们“金湖的蒜泥龙虾”纯天然的配方,要比你“盱眙十三香龙虾”靠调味品调出来的味道,不知要强出多少倍呢,你盱眙有啥可嘚瑟的!?当然,金湖的“荷花节”宝应也不服气了,你小小的金湖县是我辖区划分出去的一个弹丸之地,何时,你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啦?秧歌你抢走了,“荷花节”你又给夺走了,我只能抱着“荷藕之乡、中国慈姑之乡”不放了。
高邮人静默无语,一边掏着麻鸭双黄蛋,一边翻看着汪曾祺的《受戒》,不屑地低语,你们争吧,抢吧,我手里这两样任你们谁也抢夺不走!
呵呵,说笑了,就此打住。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我们这几个县都是紧密相连的兄弟姐妹。谁家有光彩的事情,隔壁脸上都有光彩的!所谓,休戚相关,荣辱与共,低头不见抬头见,和气发财,顺气生活才是根本。由此说来,金湖秧歌属于金湖的,更属于我们里下河地区的一朵民俗奇葩!当然,也属于世界文化的一小部分。
祝愿金湖秧歌,田野里飞出的金凤凰,展翅翱翔在文化的天空,经过无数次的涅槃,永远唱响在世纪的上空,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25.45%

发表于 2015-12-13 14: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我们尊敬的崇拜的辣子哥学习致敬!你的苦中作乐,点石成金的本领值得我们仰视!!!{:13:}{:13:}{:13:}{: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12-13 20: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辣子的纪录片充满激情的蒙太奇,就是那个钟表不知所措。能否展示一下,让大家欣赏!
[发帖际遇]: 杨江淮 参加连淮扬镇铁路建设,以资鼓励 2 块 视听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9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4 20: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辣子 于 2015-12-14 20:55 编辑
杨江淮 发表于 2015-12-13 20:56
辣子的纪录片充满激情的蒙太奇,就是那个钟表不知所措。能否展示一下,让大家欣赏!


杨主任,就是这只表!
2641015B-24B6-4585-A5B2-16DCB10CE8BA.jpg
[发帖际遇]: 辣子 积极参加视听网的公益爱心活动,奖励 2 块 视听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8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2-15 22: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升级   0%

发表于 2015-12-16 11: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海波 于 2015-12-16 16:52 编辑

上船摇橹,打造精品!
[发帖际遇]: 张海波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2 块 视听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7.4%

发表于 2016-1-13 17: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想起从前的日子真是回味无穷,淮安电视节目创作室绝对啊

点评

这是哪位大侠,怎不回来看看啊?  发表于 2016-1-14 11: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7.4%

发表于 2016-1-15 15: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鲜铁豆腐 发表于 2016-1-13 17:04
回想起从前的日子真是回味无穷,淮安电视节目创作室绝对啊

你能猜出来的,我曾今在创作室学习工作了八年呢,回忆从前,受用不尽,很感谢几位老师对我的教育和帮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SiteMap|Archiver|无线淮安|举报中心| ( 苏ICP备08021212 )  |网站地图   

淮安视听网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