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论坛|淮安视听网|淮安第一互动论坛社区

查看: 835|回复: 0

花期(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88%

发表于 2017-5-31 15: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安视听网邀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淮安视听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淮安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幽谷啼莺1 于 2017-5-31 15:24 编辑

                                                                                                    一

        陆银柔扭头一看,夕阳已经落下去了,暮色中,吕健仍然在那里呆呆地站着,像一块坚硬的石头。 此时,在陆银柔的眼前,又浮
现出和吕健相识的那一幕。
        文化大革命的头一年,吕健在六塘村小学仼教,他多才多艺,会唱歌,能拉一手好胡琴,更突出的是他的文学天赋,他的小说曾经在省级刊物上获得过青年文学奖,多少姑娘在追求他,他是她们心中的偶像。
        那天傍晚,吕健正在校园里拉二胡独奏曲一一良宵,忽然从校门外走进来一位姑娘,姑娘大约十八九岁,长得异常美丽,身材苗条,大眼睛亮如秋潭,弯弯的睫毛,似剪动的黑蝴蝶双翼,浅浅一笑,便带出千般柔情。姑娘含笑不语,盯着他拉胡琴,一曲刚完,她就忍不住问他:“还有吗,你还拉不拉?………”他未置可否,她却急了,催他说:“很好听,再拉一会儿吧!………”打那以后,吕健就常常在傍晚的时侯坐在校园里拉胡琴,而她,也总是在那个时候赶来,二人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等到他们熟悉以后,她就告诉他说她叫陆银柔,正在附近中学里读高中三年级,那天,她从背后拿出一本书,笑笑说:“这是我刚从街上书店里买来的,听说还是你的新作………”她指指书的封面,书名是.<走向太阳的人们> ,作者名字叫吕健。吕健久久地盯视着她,今天,姑娘一身素雅,上身穿着带大襟的白底碎蓝花褂子,下身穿着银灰色裤子,脚上穿着白力士鞋,长辫的辫梢上扎着一对茶青色蝴蝶结。她见他朝她看,嫣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特别高兴!这个性格沉稳,举止文雅,说话和气的青年,让她一见钟情!她第一次认真地审视着他,他一身蓝色中山装,脚上穿的是一双被洗得发白的解放鞋,眉毛长长的,高鼻梁,目光深邃,抿紧的双唇显示着刚毅和倔犟。她见他不说话,打破僵局说:“如果有时间,能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吗?………野地里到处都开着花呢!”他很高兴,在这明媚的三月里,桃树开花,柳树发芽,小鸟的歌声那样悠扬。

        星期六那天下午,陆银柔果然来了,吕健正在写文章,她夺下他的笔说:“走吧,都快四点钟了,一到天黑就不好玩了。”他摇摇头,有点无可耐何!
        野外真的很美,小草刚长出嫩叶,蝴蝶花像一只只落在草地上的蝴蝶,迎春花如同黄灿灿的金子,一溜一溜地撒在沟坎上,蒲公英不甘寂寞,悄悄地从 草丛中探出头来,甜甜地微笑着,在这百花盛开的季节里,蝴蝶在漫舞,小鸟在唱歌。

        玩久了,有点累了,陆银柔邀吕健坐下来歇歇,她递给他一张报纸,自己坐在手帕上,他们离得那样近,他闻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脚下是六塘河,河水那样清澈,宽阔的河面上,有两只白鹭在飞翔,几片白云在蓝天上飘动,傍晚,河谷里那么宁静!  
        “以后,你会常陪着我出来玩吗?…………”她望着清清的河水,突然低声问道。
        “会的。”他觉得自己的语言过于枯燥,赶紧补充道:“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经常陪着你出来玩, ………”
        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晚了,吕健把陆银柔送到离她家不远的地方,走了一会,他回头去看,她还站在暮色中,好像在朝他瞭望。
                                                                                                二
        陆银柔和吕健的友谊开始了,在鸟语花香的季节里,他们在心灵间搭起了一座爱的桥梁。那天晚上,吕健正在宿舍里埋头写作,突然从窗户外边飞进来一块小石子,他一望,通向宿舍后面的窗户没有关上,窗口外有人在窃窃地笑,原来是陆银柔。她甜甜一笑,问他:“可以进来吗?外面黑黑的,我很害怕………”他说:“进来吧,我马上开门。”因为是星期六,老师和学生们早就回家了,校园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所以一点都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等到校门一开,陆银柔很快就进来了,她一进来就笑着说:“昨天晚上,我受了一场虚惊!………”她接着就对他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下午,陆银柔又邀吕健一同出去游春,在田野上,他们边走边看,一起欣赏着春天的景色,两人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只要走到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她不时地挣脱吕健的手掌,像蝴蝶一样在花丛间飞舞,她很喜欢那些美丽的小花,採了一束又一束,抱在怀里,又放在自己的鼻尖下闻着,有时还送到吕健的鼻子前面,问他花儿香不香?此时,她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无拘无束,天真烂漫!

        傍晚,要分手时,陆银柔告诉吕健,说她今晚不回家了,打算到她姑姑家里去,她离姑姑家不足三里路,她还可以边走边玩。天黑以后,她刚走到一块苜蓿田边,黑暗中,突然听到一阵吆喝声,接着有几道手电光直刺过来,照亮了她的脸,接着有人大声喊道:“快,我已经看见了,在这里呢!”陆银柔吓了一跳!心想:“这些人干嘛要抓我,不要把我当着贼抓了?”“后来怎么了?”吕健一听急了,赶紧问。陆银柔“扑嗤”一笑,摇摇头说:“他们原来是一伙找猪的,有一头刚买的猪跑了”。真滑稽,吕健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疼了肚子。
        陆银柔叫吕健教她唱电影<<苦菜花>>插曲,这是一首很动听的歌曲,很有象征性,它将贫苦的农民比喻成田野里的苦莱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推翻三座大山,翻身获得解放。歌词通俗简朴,曲调委婉动人,充满了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深情。
        那天夜里,吕健教陆银柔唱歌,一直唱到深夜,外面刮风了,下起了大雨,陆银柔慌了,不知道怎么办!她想等到雨下小了再走,可是雨越等越大,又没有伞,急得直跺脚,搓着手连声说:“糟糕,今晚被雨拦住了!………”

        大雨在不停地下着,陆银柔睏了,倚在床上睡着了,吕健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灯光中,少女在微笑,那张美丽如花的脸上,蕴藏着无限的神奇。
        这一夜,吕健没有合眼,他一边写稿,一边照看着陆银柔,有几次,她的被子被她推开了,他走过去轻轻给她盖上,她在睡梦中叫着他的名字,他很激动,想亲亲她的脸,但他强忍着!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全身都在颤抖,身体像轻轻地飞离了土地,但是他的灵魂在提醒他:所谓君子,是因为有一种良知,能够超脱平傭,所以在关键时刻,才会显得那么崇高伟大。
        天明的时候,雨停了,陆银柔从睡梦中惊醒,她对吕健说,刚才在梦里,她在花丛中跑着跑着,一不小心摔倒了,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忽然变成了一棵鲜艳的玫瑰花。
        吕健说:“你就是一朵艳丽的花,十八岁也是你的花期。………”
                                                                                                     三
        陆银柔高中毕业那年,也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第一年,那天,她高兴地对吕健说:“我已经决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到?”吕健猜了半天没猜着,陆银柔笑了,她忽然一把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几口,神秘兮兮地说:“我想嫁给你。”吕健一惊,陆银柔的直率让他有些茫然,他愣怔地望着她,头脑里一片空白。从认识她那天开始,他还从来没想到过要娶她,他热爱文学,一心一意从事写作,在他的生活中,小说才是他唯一的爱人。以前,吕健喜爱陆银柔,就像他喜爱春天的花朵一样,是喜爱它的美丽和纯真。他轻轻地推开她,他说:“以后不许这样蠎撞了,被别人看见那多不好。”陆银柔委曲地望着他,小嘴巴噘得老高,好半天才一扬头说:“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就是喜欢你,别人爱咋说咋说。………”有一天,陆银柔又来了,左胳膊上套着红卫兵袖章,样子挺神气!吕健见她春风得意,也很高兴!说也奇怪,什么东西只要一沾上她,都会让人觉得超凡脱俗。今天,陆银柔穿着一身草绿色军装,只是缺少帽花领章,束紧的皮带突显出纤身细体,燕瘦环弱,那张桃花一样的脸儿,十分娇美可爱!吕健怕她再做出什么莽撞的事情来,赶紧后退一步,并小声对她说:“那儿有人在望我们呢,咱们赶紧走吧!”吕健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不敢放纵自己,就在昨天,学校党小组已经宣布吸收他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这对文学上要求超越,政治上要求进步的他来说,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呵!这些天来,吕健的作品开始转型,他一改以前那种“资产阶级”腔调,一步一步走向“无产阶级”,文章里描写阶级和阶级斗争。没过多久,陆银柔又忽然来了,这次,她胳膊上的红卫兵袖章不见了,又穿起有大襟的白底碎蓝花褂子,银灰色裤子,白力士鞋,长辫的辫梢上扎着一对茶青色蝴蝶结。她眼圈红红的,好像刚哭过。吕健很吃惊,问她咋的了?陆银柔就把事情的经过情况告诉了他。原来,陆银柔的父亲在解放前曾经干过国民党保长,这次清查反革命,他被查出来了,他们的家庭变成了反革命家庭,陆银柔也被彻销了红卫兵资格。吕健听后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后退着,他多么希望这是假的,是陆银柔在骗他,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了,他于是大喊一声,夺路而逃。…………
         吕健不敢再见陆银柔,他每天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他知道,谁一旦和反革命家庭联系到一起,他的前途就完了。不知道为什么,陆银柔也忽然不来了,就连夜里也见不到她的身影,这反而激起了他对她的一片思念。
        那天早晨,吕健起床后发现窗户缝里有一根 纸条,拿过来打开一看,原来是陆银柔写给他的,上靣写道:“星期六下午,我在六塘河边等你,………”
        陆银柔来得早些,吕健老远就望见有个窈窕的身影立在河边,傍晚,夕阳西斜,静寂的河谷里不见一个人影。她 一身素妆,在绿草茵茵的河岸上,她如同一片梨花飘零。河水很清澈,岸边,柳丝揉波,小草掺笑;水里,水荇顺碧,落霞饮红。

        陆银柔回过头来,迎着吕健惨然一笑,她想去抱他,她已经抬起了胳膊,她的嘴唇嗫嚅着,泪水夺眶而出。最后,她终于落下了双手,此时,她见他一脸严肃,就像个冰冷的判官。
        “我要嫁人了 ………”她忽然对他小声说,他并不震惊,他以为她要嫁给他,他此时并不能娶她,也不愿意因为她葬送了自已的前途。分手时,她送给一只花荷包。
        ………………………………
        陆银柔出嫁了,嫁给了一个城里人,这个人比她大二十岁,人胖胖的,就像一头肥猪,他很有势力,据说是县革委会主仼的儿子。没过多久,她的父亲就被平反了,上面来文,说她父亲当保长是被人逼迫的,是个冤案。
        几年后,吕健在抽屜里无意间发现了那只花荷包,花荷包里藏着一封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亲爱的健,过几天我就要走了,要到城里去,嫁给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男人,这个人不但很丒陋,而且粗俗,一想到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我就不寒而慓! ………知道以后,不要为我难过,我的选择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为了我的爸爸,也为了你的前途,我愿意作出这样的牺牲。
        ………………………………
        吕健拿信纸的手在颤抖,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不能原谅自己的过错,永远不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SiteMap|Archiver|无线淮安|举报中心| ( 苏ICP备08021212 )  |网站地图   

淮安视听网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