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论坛|淮安视听网|淮安第一互动论坛社区

查看: 20156|回复: 1

小说【荷花池】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6-27 15: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安视听网邀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淮安视听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淮安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杨江淮 于 2018-6-27 15:58 编辑

澡堂子荷花池.jpg


       清江浦城,有一妙处:荷花池。
  荷花池,静谧街巷,青石板路,溜光水滑,像竹节一般,延伸向深处。
  这巷里最引人处,是荷花池澡堂。
  清江城里,有几处澡堂,东长街的明泉浴室、西大街的华清池,再就是北门内的荷花池。西城的老少,多半喜欢来这里泡澡。
  原先,漕运码头上,那些苦力汉子、拉车的、扛活的、卸大包的,都来洗澡。两个铜板,能在池子里泡半天。等到民国,池子用大理石砌成,雪白面子,宽宽的。一大池子,一小池子。大池子管泡,小池子管烧,专烧滚开水,等大池水凉了,兑给大池子。
    澡堂子里,雾气腾腾,澡客们袒露相见,一个个赤条条,窜到池子里,却并不急着下池子。你看我,我看你,相对一笑。
  皮厚的,挨着池壁,小眼一闭,牙咬咯铮铮的,小腿肚抖着,嘴里呵着,将脚丫子伸进去,一点点试探水温。踟蹰间,咬紧牙关,“哗拉”一声,跳将进去,将整个身子没入水中。池中,云蒸雾罩,人,像熬在锅里的鸭子,只张嘴,不说话,粗气直喘,浑身烫得发抖,脸上却是惬意,写尽舒坦。
  身段浸泡热水的那部分,红得像煮熟的大龙虾。
  热水一泡,浑身的筋,就舒展来了,血流加快,筋骨全松,从头到脚地舒坦。这时,池子热闹着呢,小孩子,一头扎进池子,捣起猛子。老澡客兴致来了,在雾气里还能喊几嗓子。
  等到全身泡松快了,上了岸,先坐在长条凳上,搓澡师傅过来,抡起长手巾,在背上搓,只见泥球子,一摞摞,滚成卷儿,朝下落。


  荷花池澡堂子,有个关二爷,是个搓背师傅。
      他是早年跟着大船从山东过来,因投亲无靠,只得留在清江浦,混口饭吃。他虎背熊腰,肩膀头宽,骨架子大,靠一身力气吃饭,膀子上的腱子肉一抖一抖的。
  凡是关师傅搓过的人,没有一个不说他搓背搓的好。那真要一身功夫,能把你浑身上下搓得虾子红,周身的热血,像开水一样沸腾,浑身泥球滚滚,搓得一身净。他那双手,十指有力,像有神奇的魔法,经过他的按摩,叫人通体舒透。这时,再用一桶温水劈头浇过,冲光泥球,那个舒坦劲,就是给个皇帝也不换。
  关二爷逢上高兴,能喊一嗓子山东梆子:青龙遇青龙,荷花满地红……
      荷花池的水,滋润着清江浦的老老少少。
      清江浦人,就是在清水里、浑水里过了六百年。


  1939年,日本人来了,天羽战队的坦克车从北门桥上开过来。
    一个日本随军记者,拿着一架尼康照相机,拍下这个场景,这个人叫前田武男。这张照片被刊登在读卖新闻的《东支那事变写真集》上。
  日本人,在清江浦一共呆了六年六月零六天。清江人陷入水深火热中。
  荷花池澡堂,也常被日本人光顾。后来,日本随军妓女也来洗澡,这些日本婆子来了,不顾廉耻,直接脱光衣服,闯入男浴室,吓得男人们光屁股狼奔。老板惹不起日本人,就在旁边又盖了两间房,作为女子浴室。
  一天,山本司令官要来洗澡,这事非同小可。
  日军司令部命令:澡堂整天不对澡客开放,专为山本司令官整包。
  山本,是静冈人,家就在富士山下,常年洗温泉、泡温泉,非常喜欢泡澡。他对清江浦的荷花池感兴趣,这才走进了荷花池澡堂。
  山本听说关二爷搓背功夫了得,上来就点名,叫关二爷搓背。
  搓背,确有讲究,你得在池子里泡上个把小时,浑身皮肉泡松了,这才好下手。山本在池子里打个滚,就上了岸,朝长条凳上一躺。
  关二爷得罪不起,又语言不通,无法解释,只得硬着头皮,给他搓。
  没想到,刚搓几把,山本就受不了,他忽通坐起来,甩手给关二爷一个大嘴巴:八格!三宾的给!
  一个军曹,跑过来。他命令关二爷跪下来,关二爷没听懂,上来两个日本兵,朝关二爷的腿弯子,猛地一脚,咔擦一声,他不由自主,双膝跪地。
  军曹个子矮,关二爷跪下来,才能扇到他的耳光。
  他上来就给关二爷掌嘴巴,左右开弓。啪啪啪,扇嘴巴的动静,在雾气里闷闷地响着。
  山本发了一大通脾气:这种搓背技法,蠢得像猪!真是一头支那猪!打你是让你记住教训!
  老板看着阵势,吓得早躲到一边。只有关二爷被日本兵看起来,他嘴里流着血,鼻子也被打破了,眼睛被打肿了。
  要是论对手,连军曹加两个日本兵也不是他的对手。关二爷红肿着脸,眯虚着眼神,忍而不发。
  山本看人打过关师傅,就下到池子里,慢慢消遣。日本兵将两瓶日本清酒打开,放在池边,还叫来两个日本艺妓,为司令官陪浴。
  这下澡堂里就闹开了。


  老澡客都知道,澡堂里小池子上,有一木格子,下面是嘟嘟叫滚沸的开水。
       时间长了,木格子有点朽了,表面滑腻腻,不垫块毛巾,根本坐不住。雾气蒸腾中,山本酒喝得有点多,加上兴致高涨,一骨碌,一屁股坐在大池子和小池子之间的木格上。
       哪知这连通大小池子木格子,突然缺了一大截。山本一个倒栽葱,像个玉壶春的饺子,一头扎进开水池。
  只见嗷嗤一声,开水锅沸腾起来,像煮饺子一般。山本在滚水汤里上下扑腾,就是爬不起。
      一个日本兵伸手来拽,一把就把他膀子上的皮给拽掉了。吓得他,拎着一块人皮,浑身筛糠。
       几个人奔过来,操水桶、拿网兜,打捞山本司令官。
  荷花池澡堂闯下大祸,老板早跑得没影了。
  日本兵再找关二爷,早不见人影了。
  那一天,荷花池“开水煮山本”,传遍了全城。
  半夜里,就听城墙外有人唱:青龙遇青龙,荷花满地红……
  那一夜,凉月特别的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15 天

[LV.8]以坛为家I

升级   0%

发表于 2018-6-27 20: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小说像写诗歌了,含而不露,

拜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SiteMap|Archiver|无线淮安|举报中心| ( 苏ICP备08021212 )  |网站地图   

淮安视听网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