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论坛|淮安视听网|淮安第一互动论坛社区

查看: 4687|回复: 1

[淮安时评] 【两会聚焦】零差率、集中招标定价的危害已超中美贸易大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70.8%

发表于 2019-2-23 12: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安视听网邀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淮安视听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淮安论坛

x
        新医改自2009年启动至今,药价虚高、回扣泛滥仍是经久不愈的问题,9年来的应对措施是在全国公立医疗机构持续推行药品“集中招标定价”与“零差率”这两项药价管制政策,“两项政策”的逻辑在于---通过集中一个省或地区的采购量,实现“量价挂钩”、“以量换价”,同时,实行零差率(取消加成、平进平出)破除以药补医与逐利机制,以图解决药价虚高与回扣问题。
        然而,“两项政策”实施的结果事与愿违,药价虚高、药品回扣愈演愈烈,当前医院临床药品中标价普遍高出市场价10倍甚至百倍,回扣从大医院蔓延到基层、院长频繁落马、招标寻租窝案频发,虚高药价下伪新药、伪学术、伪医疗现象导致医院“神药”泛滥,大处方、药物滥用危及患者生命安全,医患矛盾恶劣世所罕见,9年来患者个人卫生支出较改革前增长2.3倍,因病致贫返贫户占比高达44.1%,多地医保资金崩盘,7.6万亿投入打水漂……“两项政策”导致了一系列社会灾难!
        灾难之一:7.6万亿投入打水漂,医保资金面临崩盘危险
        在“两项政策”下,医院临床药品中标价普遍虚高10倍以上,有些甚超百倍,而中标价中包含了6成地下交易费用,按当前公立医院药品年采购额1.2万亿算,地下费用达7200亿。
        不止如此,在药占比考核影响下,医院为达标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做大分母”,即在药品费用支出不变甚至增加的情况下,大幅提高检查、耗材、诊疗等费用。也就是说,医院为了在不降低药品费用支出的前提下把药占比降下来,需要增加1万亿的耗材、检查、诊疗等收费,又浪费掉约6000亿地下费用。
        上述两项所浪费的地下交易费用约合1.3万亿,这个数据有多么恐怖呢?我们简单做个对比就知道:2017年中国扶贫资金1400亿元,2017年中国国防支出10443.97亿元,当前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摩擦,如果美方对我国5600亿美金全部加征25%的关税,最多会给中国商品施加9800亿人民币的压力。也就是说,我国过度医疗(过度用药、过度检查)导致的浪费超过了国家的军费支出,超过了中美贸易战带来的损失,是扶贫资金的10倍。因此,说两项政策导致的灾难危及国家安全,一点也不夸张!
        药价虚高及随之伴生的回扣泛滥,导致了医院用药价量齐升,形成了巨大的药品浪费,导致个人卫生支出逐年急剧上升,因病致贫返贫户占比常年居高不下,医保资金入不敷出、多地崩盘,让7.6万亿医改投入打水漂。
        据公开数据统计,截止2017年,9年新医改累计投入约8.8万亿,较医改前的2008年提高了423%倍,年均增速超20%,显著高于同期GDP增速。政府投入力度之大史无前例,但患者负担却不降反升,个人卫生支出总额由改革前2008年的5875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5205亿元,增长2.6倍,增幅远高于同期城乡居民家庭收入。据国家扶贫办统计,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户在所有贫困户里的占比达44.1%,而在非发达县域,这一数据已超过60%。
        同时,药价虚高、回扣泛滥下的大处方、滥用药直接浪费了大量医保资金,导致医保入不敷出。据人社部公布的2015年社保数据显示,有6个地区(北京、天津、湖北、重庆、贵州和新疆建设兵团)的统筹基金可支付月数不足6个月。另据wind与国泰君安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海居民医保出现严重收不抵支,截止到2018年7月,横向比较过去68个月的医保结余率呈逐步走低趋势。实际上,绝大多数地区如果失去了财政补济,医保已经崩盘。由华中科技大学、人民出版社发布的《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报告》在2014年与2016年连续指出,我国医疗保险基金正面临巨大风险,到2024年将会出现基金累计结余亏空7353亿的严重赤字。
        灾难之二:虚高药价下巨大的回扣刺激致使过度用药、滥用药,危及生命安全
        9年来,仅央视、新华社的报道:2010年,芦笋片中标价虚高1300%,回扣占药价40%;2011年,葛兰素史克贿赂门,其中国副总裁梁宏承认,商业贿赂的价码只能分摊到药价中,成本仅30元的药,最终卖给患者可达成本价的十倍或数十倍;2013年,漳州医疗腐败案,公立医院100%涉案,药价50%是公关费;2016年,上海、湖南6家大型公立医院药品中标价虚高600%-1000%,回扣占30%-40%,医药代表提成占10%……
        在回扣的刺激下,医生大处方、滥用药,造成抗菌药、激素、辅助用药以及中药注射液滥用情况普遍,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输液大国,有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大输液市场容量在100亿瓶(袋)以上,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高于国际上人均2.5~3.3瓶的水平。作为溶媒的大输液泛滥成灾折射了激素、抗生素、神药(治不了病也打不死人,包括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等回扣药品的滥用极为严重。据中国安全注射联盟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以上,其中,每年约有20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保守估计,每年我国最少有10万人在输液后丧命。患者不但多花了钱,还丢了命,生命安全遭受了严重危害。
        灾难之三:虚高药价由招标背书,全面腐败,重创公信力
在“两项政策”下,公立医院药品购销从出厂、入院直至售给患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全面腐败的地下利益体系,其利益分配以中标价计算如下:
        制造商成本及利润        流通商成本及利润        医生回扣        医院关系
维护        攻关
招标定价机构        统方        洗出现金        药代提成
27%        7%        35%        5%        3%        3%        12%        8%
        公开34%        地下66%
        对于药厂来说,低价中标意味着“死标”--没有给医生回扣的空间,药品不可能有销量;反之,若高价中标,回扣空间大,销量便随之暴涨。因此,集中招标定价决定着企业命运,药厂必须攻关谋求定高价,这让药品招标成为权力寻租的沃土(按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年采购额1.2万亿算,攻关招标定价机构费用达360亿,再摊到省……个人寻租利益大得惊人!)
多年来,药品招标寻租腐败窝案频发,仅公开报道:2012年,四川药采窝案,该省卫生厅、成都市卫生局和医管局等要职官员群体落马;2013年,湖南药采窝案,一次性查处职务犯罪20件26人,涉及相关职能单位部门11个;2014年,广东省卫计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处处长伍新民因利用基药目录增补受贿落马;2017年,原湖南省卫计委副主任方亦兵因在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等方面问题被双开……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曾调查指出,“政府集中招标的过程不是降低药品费用的过程,不是减少返利回扣等不正之风的过程,而是相关政府部门参与药品利益分配的过程。”
        更为严重的是,虚高的药价是通过政府招标定价“背书”的,院长、医生都可以堂而皇之地逃脱责任,拿“价格是政府招标定好的”做挡箭牌,重创政府公信力!
        灾难之四:虚高药价下伪科学盛行,病患如置于白色恐怖
        在“两项政策”下,伪新药、伪学术、伪医疗这三大“伪科学”盛行。
        首先说“伪新药”。所谓新药本应指某种疾病过去无药治现在有、过去疗效差现在好、过去成本高现在低的药品。但我国所谓的创新药在治疗意义上没几个是真正的新药,全是改头换面的“伪新药”,之前是在已有通用名基础上通过更改剂型、规格、说明书甚至包装,就能够以“新药”面容重新以高价问世,这即便在枪毙了郑筱萸后也无济于事。而今天的“伪新药”则更隐蔽、更极端、危害更大,由药厂营销部门根据各省药品集中招标定价政策、为谋求高价中标、提高回扣竞争力而发起,以“创新”、“研发”为噱头的药品更容易获得独家资格,从而更容易获得高定价。如,普遍滥用的“神药”——典型代表除中药注射剂外,还有注射用12种复合维生素、注射用核糖核酸、脾多肽注射液、转化糖(混合糖)电解质注射液、康艾注射液、康莱特注射液、羟乙基淀粉氯化钠注射液、钠钾镁钙葡萄糖注射液、艾迪注射液、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蛇毒血凝酶、匹多莫德等。
        目前情况是,1万个所谓的新药待批,其95%都是“伪新药”,让药监部门进退两难。如果不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会指责遏制创新、不作为;如果批了,就会让更多谋财害命的“伪新药”在医院盛行,让今天已经十分严峻的灾难更加深重。伪创新、伪研发不但骗取了每年数百亿国家研发创新扶持资金,更加严重的是,所谓创新变成了药企获得高定价的手段,研发则成为了洗钱的途径,药企通过CRO(研发外包)虚开增值税,洗出现金兑付医生回扣和公关招标部门、大专家的费用。
“伪学术”,是指把巨大的药品差价空间以学术的名义回扣给医生而获取竞争优势的一系列活动。谁的差价空间大、回扣大,谁的药就卖得好。所以,在全国形成了一个包括院士、大专家等所有国内外知名医药界人士,在重赏之下夸大甚至虚构药物疗效与适应范围,形成了一个全国上下、世界独有的医药“伪学术”体系。可分为两种:
        一是完全意义上的假学术,如,2018年3月,外资药企诺华被内部员工实名举报,其在中国80%的学术会议都是虚假的,通过伪造会议场景、购买餐饮洗出现金,用于兑现医生回扣,促进药品销量;
        二是以回扣刺激医生多开药为目的的“洗脑学术”。药厂通过攻关省集中招标采购平台(或药交所、GPO),让药价虚高10倍以上,然后利用这一巨大的差价空间重赏国内外医学院士、大专家、知名学者,让他们为药品代言,以此对医生进行洗脑,让医生可以放心大胆地开药。如,在国外几无临床研究的匹多莫德口服液,却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1400多篇自证疗效的论文,最终还是被良心药师揭露出来。
        “伪医疗”是指在巨大回扣刺激之下,医生的诊疗、处方行为极其扭曲,医生不惜说假话、讲伪科学,诱导病人做不该做的检查与治疗、吃不该吃的药。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曾在上痛斥“很多药不是该吃的,却在吃;很多治疗是不需要的,却在做;很多手术会使病人更痛苦,却也在做。”
灾难之五:医患冲突世界之最,危及社会稳定
在央视曝光的福建漳州医疗腐败案中,全市73家公立医院100%涉案,95%的医生涉案,药价50%是用于贿赂。现实情况是,在进入公立医院采购目录的中标药品中90%都有药品回扣,给医生的回扣平均占到中标价的35%,医生的回扣收入可占其个人总收入的90%。而回扣必经过度医疗(大处方、滥用药、多检查)来实现,与医生进行利益勾兑的是医药代表,医药代表用钱色“绑架”医生,医生视医药代表为“衣食父母”,一起对患者冷漠地“屠宰”。一代医生被毁掉,毫无职业尊严可言。
        由于患者不掌握医学专业知识,因而即便在治疗过程中感受到了不合理之处,也往往无法质疑或拒绝,又投诉无门,久而久之,不满甚至怨恨的情绪便会积累爆发为医患冲突。数据表明当今中国医患关系恶劣程度世所罕见、令人咋舌。2016年,全国法院共审结医疗损害赔偿案件20833件, 而经医院内处理的医疗纠纷事件达6万余件,两者合计近9万件,按医院数统计,每所医院年平均发生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次。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在社会中发酵,300万医生对于自己的职业恐惧不安,随时爆发的医患冲突严重危及社会稳定!
        医改9年来,“两项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哪个地方执行得好、执行得彻底,哪个地方的灾难就越深重,原因何在呢?
        其直接原因恰在于,“集中招标定价”与“零差率”这两项政策让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失灵,倒逼药企全面转入地下的逆向竞争,使得“高定价、大回扣”的营销模式成为药企唯一的生存法则,谁不这样干谁就关门。而根本原因是,在市场经济的今天,我们不允许医疗市场化、不允许医院逐利,从而倒逼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逐利、地下市场化体系,地下就意味着成本高、腐败、黑暗。因为逐利是人的本性,“零差率”政策禁止正当逐利就必然导致地下逐利,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两项政策”之所以导致“高定价、大回扣”的灾难其根源就在于此。
        在集中招标定价政策下,公立医疗机构必须按照有关部门确定的中标价采购药品,有关部门并不直接采购药品,“集中招标”实际为“行政定价”(即所谓的中标价、挂网价、采购限价等),在这种行政定价机制下,药品采购价被有关部门已事先确定,药企在向医疗机构销售药品时正常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不得不通过地下竞争(高定价、大回扣)来换取销量。而虚高药价由政府招标背书,让院长、医生及有关权力部门拿回扣不需承担任何责任。
        同时,在零差率政策下(零差率与顺加15%在性质上完全一致,都为加价率管制,只不过一个为0,一个为15),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谁的药品中标价格更高、回扣空间更大,谁的药就卖得好”。见下表:
        顺加15%下,A、B厂的竞争关系与结果:
        中标价        医院
零售价        明处
获利        医生回扣        可预计销量
A厂        10元        11.5元        1.5元        无        几无销量
B厂        100元        115元        15元        40元        回扣刺激下销量猛增
零差率下,A、B厂的竞争关系与结果:
        中标价        医院
零售价        明处
获利        医生回扣        可预计销量
A厂        10元        10元        0元        无        几无销量
B厂        100元        100元        0元        40元        回扣刺激下销量猛增
        由上可知,零差率与顺加15%所导致的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过度用药等问题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原因在于,取        消药品加成没有改变本就虚高的药品中标价以及虚高价格下暗藏的巨大的回扣空间;同时,零差率(平进平出)“禁止逐利”的错误认识违背了正常的价值规律,倒逼院长、医生完全转向隐蔽的地下逐利。院长、医生不管是在顺加15%还是零差率政策下,一样通过采购、处方高价有回扣的药品获得地下收益,采购价格越高则地下收益越大。
        因此,在这“两项政策”叠加作用下,药企只有“高定价、高回扣”这一条路才行得通。药企通过研发伪新药、攻关招标部门以谋得高价中标,从而形成巨大的差价空间,空间越大竞争力越强;巨大的回扣空间能使鬼推磨,导致伪学术盛行,医生大处方、滥用药愈演愈烈;两项政策下的欺骗式伪医疗令医患冲突频发,官员寻租腐败丛生,行业全面腐败,导致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灾难。
        “两项政策”执行的范围越广、力度越大,问题就越深重,而面对日益严重的问题,有关部门利用强大的宣传机器把问题的成因诱导为政策执行不到位所致,巧妙将不当管制造成的恶果转化为进一步加强管制的理由,形成恶性循环,使得上述灾难不断重演。
        当前,这一场人类灾难世所罕见,要解决这场灾难必须取消药品“集中招标定价”和“零差率”这两项全世界独有而奇葩的罪恶政策,如果这两项政策不取消,其他所有医改措施都会适得其反,包括:带量采购、分级诊疗、家庭医生、三医联动、支付方式改革、薪酬制度改革等。在此基础上,实行政府只管药品医保支付价(非医保药品只管最高零售限价)的政策,把确定药品采购价的权力归还给医院,建立允许医院通过降低药品成本获益的机制,医院自然会产生降低药品采购价的动力,底价购进就没有回扣的空间;没有回扣的刺激,医生就没有过度用药的动力,药物滥用就会得到遏制,患者药费负担将因为用药量的减少而大幅下降,且少受药害之苦,医患关系就会得到改善;药企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采用“高定价、大回扣”的竞争模式,质量、服务、价格的公开竞争将代替攻关权力部门及院长、医生的竞争。
        我们必须尊重当今我国市场经济下的客观规律,构建市场化的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体系,即取消“两项政策”、实行只管药品医保支付价的政策,这是解决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等一系列严重问题的唯一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将中国从这场正在进行的灾难中解救出来!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xkPOKa 看了那个中国双胞胎弃婴被美国人分别收养后机缘巧合重逢的视频,感动了一会儿.然后就想,中国的对外贸易,最成功的可能就是卖孩子,第二个是租熊猫,第三个我想了半天,楞   发表于 2019-3-1 11: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SiteMap|Archiver|无线淮安|举报中心| ( 苏ICP备08021212 )  |网站地图   

淮安视听网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